hth华体会瑜伽裤野性带货成风“能塞下三室一厅!”

2023-09-20 03:04:30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
  hth华体会瑜伽裤又火了,这次不是因为飞盘,也不是某品牌的营销广告,而是短视频里的“野性带货”hth华体会。

  在部分瑜伽裤带货直播间,常常能看到这样的画风:主播身穿各种颜色的瑜伽裤,然后把手上的道具,比如水桶、书包、行李箱……一件件与瑜伽裤无关的物品,统统塞进瑜伽裤里,只为体现瑜伽裤的“高弹性”。

  这样无厘头的带货方式,被网友戏谑:“直播间里的瑜伽裤,能塞下三室一厅!”

  事实上,瑜伽裤所在的瑜伽用品领域,早已成为运动品牌中高速发展的蓝海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2016—2020年,国内瑜伽用品消费市场规模从82亿元增长至187亿元,四年期间增长超过百亿;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18亿元,依旧维持增长。

  资本同样青睐有加。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21—2021年上半年,瑜伽服饰相关的投融资数量共27笔,且主要集中在A轮,行业累计投融资金额总计超过6.6亿元。

  眼下,在运动品牌领域,主打瑜伽裤产品的加拿大运动品牌Lululemon早已崭露头角,更多的同类细分品牌也在异军突起。耐克、阿迪达斯、安踏等国内外运动巨头进一步布局,市场竞争加剧。

  实际上,瑜伽裤的流行,离不开各品牌对时尚消费行为的引导。但时尚是个圈,瑜伽裤还能火多久,恐怕没人知道,在这波潮流过去之前,品牌们仍需布局下一个爆款。

  “好奇到底还能塞进去什么东西,于是就买了”“这样带货,感觉不买都不行”“太拼了,只好选择下单”……在瑜伽裤魔性带货视频中,众多网友评论道。

  这场瑜伽裤“野性带货”的出圈,最早源于视频平台的一位名为“丹丹运动穿搭”的带货博主。此前,该博主更多是发布与健身器材相关的视频,更多为围绕健身讲解、教学等内容进行带货,但反响平平。

  为了突出瑜伽裤产品高弹性的特点,博主开始变换花样展示,先是在瑜伽裤中塞进如水桶、枕头、西瓜以及电脑等五花八门的物品,最后甚至真人示范,一边裤腿塞进一个人。

  画风奇特的带货方式爆火,在社交平台还出现“装下整个世界的瑜伽裤”等相关话题,引发网友模仿。带货博主更迅速走红,一条定价60元左右的瑜伽裤,完成了一场“从吸睛到吸金”的过程。

  据蝉妈妈数据显示,截至9月15日,该博主近30天共发布452条视频,平均一天发布15条视频。其中,223条带货视频,累计销售额达到200万以上,而一条9月5日发布的短视频中,一条视频卖出3000条瑜伽裤,销售额超过20万。

  瑜伽裤卖得如此火爆,或许离不开品牌对时尚消费行为的引导,更有时下最火运动项目的助力。

  最早,瑜伽裤频频出现在明星及网络达人的穿衣指南中;其次,瑜伽裤的使用场景正在进一步拓展,从练习瑜伽,到健身房撸铁,再到今年最流行的城市运动飞盘、骑行等,瑜伽裤对外塑造了多场景下的实用性,尤以女性用户为主,可谓“人手一条”。

  最后,将瑜伽裤这一细分运动品类推成网红产品,自然还有品牌自身hth华体会,为了打开知名度,各品牌各式营销从未落下。

  在小红书上,搜索“Lululemon”,便有超30万篇笔记hth华体会,1000件以上的商品带货。除了在社交平台进行产品种草,Lululemon还会结合瑜伽课程活动介绍、穿搭指导、举办城市瑜伽等运动活动等方式,传达产品文化与品牌理念。

  Lululemon的定价并不便宜,一条瑜伽裤在中国市场零售价大概750元至1000元之间,被誉为瑜伽界的“爱马仕”。

  但凭借着瑜伽裤这一单品,Lululemon的发展颇为迅猛。今年7月,Lululemon以374亿美元的市值超过阿迪达斯,坐稳全球运动品牌亚军,仅次于耐克。

  财报显示,2022年二季度,Lululemon实现营收18.68亿美元,同比增长29%;净利润为2.89亿美元,同比增长39.42%。整体上,相比耐克和阿迪达斯,Lululemon在营收增速、净利润增速,有明显的增长优势。

  “Lululemon的成长速度非常快。”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总体来说,从专注瑜伽服饰做到细分的头部品牌hth华体会,Lululemon从品质到用户体验,做的还算不错。

  在中国市场,Lululemon品牌声量和销量逐渐扩大,成为其收入增长最快的组成部分。

  据财报显示,今年二季度,Lululemon的美国市场收入为12.8亿美元,加拿大市场收入为2.7亿美元。而中国在内的北美以外地区,在本季度贡献了3.2亿美元的收入,同比增长为35%,在总收入的比重提升至16%。

  同时,Lululemon在中国市场发展稳健,业务净营收同比增长逾30%,三年复合年增长率接近70%。对此,Lululemon曾在今年4月份表示,预计到2026财年,中国将成为Lululemon全球第二大市场。

  目前,耐克、阿迪达斯、安踏、李宁等传统运动品牌纷纷推出瑜伽裤系列产品;专注城市户外的蕉下、主打内女性衣品牌Ubras以及定位轻运动品牌的焦玛、新锐品牌粒子狂热等新兴消费品牌,也在瑜伽裤领域初露锋芒,占得一定份额。

  比如,正在冲刺“中国城市户外第一股”的蕉下,2021年推出肤感防晒瑜伽裤系列 ,主打防晒UPF50+,价格定位在99~300元;成立于2021年的焦玛,今年4月获得千万元级天使轮融资,此前不久,焦玛上线裸感瑜伽裤,主打裸感舒适,定价在300元左右。

  比如,2022年天猫618榜单中,蕉下坐稳服配hth华体会、户外品牌两大品类销量销冠,在蕉下天猫官方旗舰店,上述防晒瑜伽裤产品时常有部分码数缺货;焦玛品牌创始人徐晓锋在接受媒体时透露,焦玛上线裸感瑜伽裤后,两个月时间,单品能做到月销量近50万,复购率20%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从目前的使用场景看,瑜伽裤已不仅带有运动属性,同时还具备时尚属性。但时尚的风来得快,也可能去得快,各品牌显然意识到了这点,尤其是专攻瑜伽服饰的企业。

  近些年,Lululemon尝试扩展众多品类,从瑜伽延伸至跑步、训练、游泳、户外等多种运动场景,并推出男装、女鞋等产品。今年3月,Lululemo新推的鞋履产品,便包括网球、男士高尔夫、徒步等多种品类定位。

  张毅表示,品类的拓展,给Lululemon带来了一定的业绩增长。“Lululemon今年的业绩增长,部分来自于男装、女鞋以及相关的运动服饰方面的变化而增加。”张毅说道。

  在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、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鹏看来,通过单一品类,Lululemon已经获得一定的市场的占有率以及品牌认知度,后续进行多元化战略,更有利于在未来带来更多的增长和价值。

  “不过,单一品类向多品类的转变,肯定会带来供应链难题。一方面,自身的设计能力,能不能跟得上生产,并同步维持产品的品质;另一方面,如果采用代工的方式,大而全的品类容易影响品质及品牌,可能是风险点。”王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分析称。

  不过,在张毅看来,Lululemon品类拓展,给供应链带来的影响并不大。“以中国及东南亚部分国家为代表的生产配套,尤其是在服饰领域非常完善,做工、品质等方面同样达到一定水平,供应链不会是主要问题。”

  截至2022财年二季度,Lululemon在中国门店总数达到96家,仅次于加拿大本土市场。Lululemon还在陆续把门店开进二、三线城市,比如近日,lululemon宣布正式进驻佛山市,开出当地首家门店。

  Lululemon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上述全新门店提供涵盖瑜伽、跑步、训练及日常通勤的全系列产品。“今后,lululemon佛山门店将在当地社区持续倡导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,继续提供创新的产品体验与丰富的社区活动。”

  中泰证券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6月,同是线上起家的粒子狂热已开出7家门店,分别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一、二线城市。

  “从未来发展的方向看,品牌最主要的精力还是要做好品质。除了服饰产品的品质,还有针对运动赛道主要消费人群的服务。”张毅进一步说道。

搜索